智能OPPO手机价格联盟

观察|“喊麦”与网络社会亚文化

新策论2020-11-05 15:11:19

导读

近日,网红级喊麦(语音表达的一种形式)作品《一人我饮酒醉》走红网络,许多网红和普通网民争相模仿传唱,在微博等平台上的累计点击量破亿,让许多内地一线歌手也难以望其项背。


什么是喊麦?


“喊麦”是以说唱的形式主持,源于黑人文化。“喊麦”“十分随意”,在中国通常流行网络,几乎没有现场表演,而且中国的“喊麦”并不属于正式音乐,多为网络红人创作的情感“喊麦”。百度词条显示,这种音乐形式由于拥有新鲜活力,备受国内年轻人喜爱。


有评论称,“喊麦”文化作为一种亚文化,其呈现于社会交换形态的变化不无关系。直播,让名气、财富从此不再和社会地位或文化程度画上等号;社交收集的普及,让再细小的声音也有放大无数倍的可能。于是,那些在直播平台上声嘶力竭“喊麦”者成就了部分草根阶级的代言人。


然而,这只是当前网络社会亚文化流行的体现之一。日新月异的新媒体形态,使得人们有了极大的网络参与空间,而且参与的方式和渠道区域也呈多样化趋势。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网民也搭上了新媒体快速发展的“顺风车”,通过多种多样的新媒体表达其个人观点、情感体验,利益诉求等。


新媒体赋权与亚文化传播环境的形成


20世纪晚期,互联网开始在我国兴起,以门户网站和各类论坛为主的第一代互联网进入人们的视野。论坛等互联网产品突出的社会化属性使得人们表达自身观点、诉求更为便利。通过网站评论和BBS留言,网民可以立即发表意见,一些缺乏传统舆情表达渠道的群体开始将个人诉求、情感体验等上传至网络空间。


进入21世纪,贴吧、QQ、微博、微信、快手等社交媒体迅速发展,激发了网民的利益诉求表达意识。再加上简单易行、低门槛、即时性、广覆盖和病毒式播散的技术设置,更加有助于鼓励普通的网络使用者,从而将网络新公共领域作为自主发声,表达各种意愿、要求、主张、意见和建议的平台。


在自媒体时代,话语权从精英向大众的转向使得普通大众与精英之间的界限模糊了,传播者与受众之间的界限也模糊了。每个人都是信息的受众,同时,每个人也都可以成为信息传播者。简言之,媒介环境、特别是新媒体对受众的赋权为亚文化信息的生产和传播提供了良好的条件和机会。


网络社会亚文化的表达形态


当前,网络社会亚文化的表达形式呈现多元化趋势:


一是文字。不论是传统的还是新媒体形态的舆情表达形式,文字都是其最基础也是最常用的载体,这种形式被运用到了当下新媒体产品出没的大多数领域,近年来流行起来的视频“弹幕”就是文字形态舆情表达形式之一。弹幕带来的众多特质的变化逐渐让其从小众走向大众,同时当90后成为舆论推动力时,弹幕更是开始风生水起。


线下电影院,各大视频网站都开始采用弹幕模式,弹幕的网络影响力可见一斑。2016年1月,快播庭审公开直播期间,11万网民在线观看了“陪审”,众多的网民通过弹幕表达自己对案件的看法,一时引发了广大媒体和民众的关注。


二是图像。从公共议题构造的社会动员能力来看,图像已成为视觉文化时代最有效的话语劝服途径。相较于文字内容的话语建构效果而言,图像在与受众的心理对话中更具有劝服力,原因在于视觉信息内含的戏剧性、意义表达、情感认同构造等方面具有语言文字符号不可比拟的优势。


在图像舆情表达形式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有漫画、动图以及近年来非常流行的表情包。近年来,从小S的白眼到马景涛的“咆哮”,从兔斯基到炮炮兵,从简单字符到明星表情,再到用“洪荒之力”打败“葛优瘫”的傅园慧表情包,种种风格各异的表情包构成了社交媒体上的一种常见的情绪表达形式。


三是语音。利用电脑、手机等作为通讯交流的工具,可以构建起基于语音通信的“语音社区”,聚合不同兴趣、关系、地域的人际关系,近年来流行的微信、YY语音、QT语音、陌陌、易信等都是这种沟通方式的代表产品。


即时对话,口语交流的特点使得用户个体的观点表达非常便利,语音社区的形成扩大了个人观点的波及面。“MC天佑”在YY直播上的走红,很大原因是其通过“喊麦”形式所表达对社会的评价戳中了部分网民的痛点,引发强烈的共鸣,进而获得庞大且稳定的粉丝群体的支持。


四是视频。当下的网络视频已经成为网络空间中人们表达自身情感、观点的全新交流方式,短视频、视频直播都是其重要代表。


短视频和网络直播的兴起使得视频内容政治化转向生活化,从严肃转向活泼,甚至走向了日常琐事,视频的内容更加丰富多元。传播的内容也倾向于平民化,展示、交流的意味更强。TalkingData移动数据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上半年,三线及以下城市视频直播用户占总人数的近55%,草根群体成为视频直播领域的重要创作源头,也是极其重要的受众群体。


如何理解亚文化在网络空间的流行


网络社会中的亚文化不仅仅是现实社会亚文化在网络中的单纯投射,在互联网特定的信息传播环境中又有独特之处。


首先,表达主体和途径的多元化促进了网络社会亚文化的传播。


一方面,微博、微信、短视频等一批新媒体平台应用的开发与以智能手机为代表的手持终端的快速普及,使具有自媒体条件的群体力量快速发展壮大,极大地提高了网民的表达力量、促进了途径的多样化发展。此外,得益于技术转型期和社会转型期的福利,网民的意见得以最大化的表达,每一个网民都有机会参与其中,且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越发促进着网络空间亚文化的传播。特别是伴随着舆情表达渠道的增多,发声频率的提升,这一群体在我国社会话语空间也在发生着改变,新媒体产品成为社会话语空间的重要阵地。


其次,网络社会亚文化是一种人群基于“趣缘”的网络聚集与内容传播。


由于不同网络平台的存在,具备不同兴趣爱好的网民寻找“志同道合”伙伴的难度大大降低。在新的场域下,即便他们的想法与主流文化不同,他们也能公开表达自己的意见,并与圈内成员进行交流,甚至通过平台之间的传播,让更多的人接触到他们的文化。


再者,亚文化的无序传播体现了网络舆论生态缺乏有效监管。


任何缺少监督的权力都会产生偏颇,对情绪表达监管与自律的缺失也会导致无序化。最典型的表现形式就是夹杂在亚文化传播中的信息轰炸和信息欺骗,例如地方网络主播以“慈善”为由头实施网络诈捐。


此外,网络社会亚文化的负面传播效应也值得关注。


当下,我国正处于社会变革转型期,改革必然触碰利益分配,各种矛盾相应而生。在矛盾和冲突发生时,网络亚文化的负面传播效应凸显,网络群体情绪呈现非理性膨胀趋势,进而迅速传播,引发群体围观和跟风,影响社会舆论。


简言之,看待网络社会亚文化的存在与传播,在现阶段,更需要关注这些亚文化新现象、新载体、新形式背后的文化需求以及现实诉求,将网络社会的亚文化作为观察社会的“窗口”,积极挖掘、探索与解决隐藏在亚文化深处的社会问题。


作者|人民网新媒体智库研究员张力 见习助理研究员周圆


声明本公号内容允许转载,但需注明作者及出处,且未经许可不得擅自改动,违者必究。

来源|人民网新媒体智库新策论微信公号

编辑|朱玉萍 主编|刘鹏飞

新策论athinktank

人民网新媒体智库,依托人民网和人民在线重点打造的高端互联网智库,主要从事互联网与国家治理重大课题调研、突发公共事件危机应对、政治传播绩效评估、国际舆论场、“一带一路”舆情与智库观察等研究。人民网新媒体智库定期出版智库期刊读物、蓝皮书报告、学术著作,举办高端智库论坛,成为公共外交、资源整合、国际交流和人才培养的重要平台。